THE ONE WHO PLAYS “REGIONS”LIVES AS A GLOBAL MAN.

RECRUIT
採用情報

INTERVIEW vol.1

社員對談:創業期以來的老將社員・福澤謙二郎 × 2016年4月應屆畢業生入社的新人社員・寺島法子

於2008年創業的Regions,現在處於擁有30名的社員,迎來下一步的成長並準備蓬勃發展的階段。然而在創業初期,面臨到社長緊急住院、業績持續不振等許多不為新人所知的艱辛,將由新人社員的寺島訪問經歷公司草創期及其成長過程的福澤,開掘出Regions所珍惜繼承的DNA以及為了成長所改變的行動等樣貌。
※訪問日 2018年1月10日

福澤 謙二郎

執行董事 北海道分公司負責人
2009年12月入社

和高岡社長認識以來已經有20年的交情,因受高岡的邀請而從東京U-turn轉職回到故鄉札幌。擁有比常人還要強大的責任感,是從草創期以來支撐Regions不可或缺的老將社員,對於公司業績的貢獻更是一大支柱。興趣是打鼓、加壓訓練及拳擊。

寺島 法子

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
2016年4月入社

出生於札幌市。自北海学園大學畢業後,以應屆畢業生的身分加入Regions,其契機是在公司說明會時遇到了福澤而決定加入,現在朝著獨當一面的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奮鬥當中。興趣是讀書、戲劇觀賞及温泉旅行。

2009年夏天。假日出勤時收到的一封郵件。在中華料理餐廳邊喝啤酒時受到工作邀約。

寺島: 福澤先生的入社是在2009年12月,也就是Regions設立的隔年,是基於甚麼背景加入Regions呢?

福澤: 和高岡社長原本是在Recruit北海道分公司時期以來的前後輩關係。約在2009年夏天、假日出勤工作時,突然接到「這裡有留你的位子」的郵件而嚇了一跳。當時還在Recruit Agent,是甚麼時候呢,在那之前曾被叫到了位於新橋的中華料理餐廳,高岡先生突然拿出事業企畫書,邊喝啤酒邊說明還問說「你覺得怎麼樣呢?」,原本和高岡先生就是一兩個月約喝酒的關係。

寺島: 是在中華料理餐廳喝酒的場合被邀約到公司工作?

福澤: 當時也還沒有「如何?要不要一起做呢?」像這樣明顯的邀請,對於高岡先生的說明只是以「還不錯阿!」這樣曖昧的回應(笑)。同時也在旁邊的渡辺康二郎(現・東北分公司負責人)則是在那時期就考慮要獨立而全神貫注的聽著。但是在自己心中覺得總有一天想和高岡先生一起工作。

寺島: 對於高岡先生而言,對於福澤先生的加入是既定計畫了嗎?

福澤: 這我不太清楚,但那時候推薦我加入Recruit Agent也是高岡先生,對自己而言是有緣份的人。又像是恩人,更像是總是指引自己職涯的人。

寺島: 是以收到高岡先生的郵件為契機而從之前的公司辭職嗎?

福澤: 剛好那年是發生雷曼兄弟金融危機的時候,Recruit Agent推行早期退職制度,自己也正想要提出申請的時機,而「一起來吧!」「好的我要加入!」雙方的意思達成共識。寺島小姐當初是為什麼想要加入Regions呢?

寺島: 雖然福澤先生忘記了,但契機是因為福澤先生(笑)。在我們的母校北海学園大學,有機會邀請歷屆畢業生回校進行公司說明會,就是透過這個場合而得知Regions。我從大學三年級就開始熱衷於就職活動,當時對於人才業界一無所知,但自己所重視的理念是「對於不知道的東西要想辦法了解後才能判斷是否喜歡,盡量不要不食其味而有所偏見。」而在那裡出現了福澤先生 (笑)。其他公司在30分鐘的說明會當中都以自己公司為中心演說,而福澤先生只有在一開始對Regions說明了5分鐘,剩下的時間都以我們的角度去說明要怎樣進行就職活動才不會後悔。像那樣貼近並站在對方立場思考就是Regions的工作,因而產生興趣。

有效求供倍率0.4的北海道。面臨資金短缺而業績無法提升,每天都是背水一戰

寺島: 在福澤先生入社後邁入創業第2年的Regions,是否發生只有草創期才有的事件呢?

福澤: 有的。在2009年11月1日,是我決定入社後正要開始工作的前夕,也是佐藤照昭(現・北関東分公司負責人)等人入社的隔天,發生了高岡社長倒下而需住院兩週的震撼。當時還只有數人的公司,入社的隔天社長卻不在,我想佐藤照昭及同批入社的人當時應該受到所謂創業公司的強烈洗禮。

寺島: 是由於過勞嗎…?

福澤: 高岡當時是以借款的方式新增社員,背負相當的壓力。而我若不提升業績的話,高岡就無法支付我的薪水,當時處於只有小規模的公司才有的終極狀態。

寺島: 正是不勝則敗的關鍵時期啊。那時候對於福澤先生辛苦的事情是甚麼?

福澤: 是無論如何要提升業績這件事。自己入社以來12月、1月、2月連續3個月業績掛零。依照高岡的說法,這時候每天身體是持續反常的。當時2月左右當時擔當會計的佐藤照昭向高岡報告「這樣下去將會發生資金短缺」,自己因而下定決心向高岡商量「降低我的薪水吧。因為本應是以即戰力而雇用我,而我卻一直沒有給予相對應的價值」,高岡卻回說「你不要從自己的責任逃開!」,甚至還激勵我說「絕對不會降低你的薪水!我們一起加油!」…。自此從3月開始得到第一筆的訂單,之後公司整體也持續得到訂單,總算是免於資金短缺的危機。也和客戶交涉協助盡早匯款而能勉強度日。

寺島: 當時還是只有數人而已吧?

福澤: 沒錯,是五個人。

寺島: 當時公司氣氛是否有悲壯的感覺呢?

福澤: 我認為並沒有這樣的感覺,因為當時的情況就只能放手一搏,即使騷動也改變不了任何事實。而資金週轉有各式各樣的手段,無論如何應該也不會倒閉。但從12月撒下的種子能在3月開花結果,真的是太好了,從那之後自己的業績結果也非常順利,至今沒有任何業績的月份只有1次,雖然仍有所起伏,但能打造成出每個月都有訂單進來的狀態,同時也拜其他人的努力所賜,公司才能走到今天。

寺島: 為何當初會遇到那樣的難關呢?

福澤: 由於當時受雷曼兄弟金融危機的影響市場不景氣,找尋職缺真的非常辛苦。在當時的情況下,就算認為必須開發新客戶,大部分的公司也沒有開缺。更何況支付高額的手續費雇用社員的企業更是少之又少。熟知這樣的背景之下,打電話去推銷變成一件痛苦的事,銷售方面也沒有任何的進展。當時發生得知此事的高岡將我們召集起來大發雷霆說「就是名片上寫著『顧問』你們才不去銷售的!」,而將名片上的職稱全改為業務的事件(笑)。但不知道甚麼時候又回到原本的職稱。

寺島: 原來也有發生那樣的事情…。

福澤: 但從企業方取得職缺就是這樣重要的事情。在不景氣當中,因為找工作的人很多,只要是有好的職缺就能替公司業績有所貢獻。當時的有效求供倍率,全国為0.51,北海道為0.40,札幌為0.36,再次佩服在這樣的情況下建立起事業的高岡先生。

寺島: 那是到處都在鬧人手不足的現今所無法想像的狀況呢。

福澤: 當時常被客戶說「我能免費刊登職缺在政府機關的Hello Work,你們卻要收取35%的介紹手續費」,決定加入Regions時還被Recruit Agent的同事說「我認為在札幌是無法成立那樣的事業的喔?」。而自己當然覺得沒問題,高岡先生也相信有那樣的潛在可能性,但在案件開拓上還是歷經艱辛。

寺島: 正因為有那時候福澤先生們的苦勞,公司才能走到今天。

為了讓公司更加成長的衝突。10年的歴史當中甚麼改變了,而甚麼又未曾改變呢?

寺島: 創業以來經過了10年,跟當時比公司有甚麼變化呢?

福澤: 說到改變的地方,我認為是從2013年辻井(現・経営企画室長)入社後公司而有所改變。在那之前公司只是每個個體的集合,之後轉變為遵從「為人與企業的永續成長有所貢獻」的經營理念,朝著成為讓大家能長久工作的企業,而改善了整體結構與制度,特別在於人事制度或福利方面變成更有組織。所謂的公司不是只有創業期成員而已,而是我們大家的公司,這樣的意識滲透全社,高岡先生自身的意識也有所變化,成長志向變得更為強烈。公司本身也明顯進入了不同的成長階段,組織更加活性化,成了充滿多様性的公司。其轉變的契機就是辻井的入社。

寺島: 有聽說福澤先生跟以前比變得相當圓滑…(笑)好像曾有剛入社的辻井先生要到外面用午餐時,被您說「你有那美國時間,我才沒有呢」這麼一回事(笑)

福澤: 那是來自於在我猶豫是否要加入Regions時而向三個人商量,其中一人向我說「要去創業型公司的話,必須有覺悟要賺到自己薪水的三倍」。當時認為自己的職責在於要取得最多業績讓公司安定,既然拿了不便宜的薪水,就要有相對的責任感,也許是由於這樣的想法而才有那樣的表現,也有可能是「非做不可」的想法相當強烈而腦筋變得死板。的確在辻井加入後

寺島: 聽說當時是沒有資格比自己業績數字好的人提出建言的,這是真的嗎?以現在來說的話是很難以想像的。

福澤: 當時幾乎是從Recruit轉職過來的居多,那時的想法是業績數字就是一切,高岡想要改變這樣的組織進而有了「想從其他地方加入新血」的想法,而阻止了來自Recruit轉職者的雇用,因此促成辻井的入社。當時辻井不停述說「這個工作本質上的問題是若社員間不能自由闡述意見的話,也無法促成企業和應徵者間良好的媒合。能夠自由豁達對話的氛圍才能直接連結到公司的成長」,提倡即使是年輕或是正在育成中的社員,聲音也要能夠傳達到社長的耳中,因此對我喋喋不休的要求必須更圓滑些,說著若是以當時公司的氣氛的話,年輕的成員無法跟上,之後也不會有應屆畢業生想要加入。

寺島: 因此福澤先生也改變了。

福澤: 沒錯。為了能讓大家有更好的工作環境,由辻井進行社內體制的整備,而自己不只是為了公司賺取業績就好,必須將自己的經驗交給其他成員、讓他們學會銷售公司才會有所成長,像這樣自己的意識而有所改變。

寺島: 相對而言,從創業以來就沒改變過的是甚麼呢?

福澤: 從沒改變的是高岡的理念,也就是Philosophy。還有過於認真的地方吧,以及営業魂。至今仍記憶猶新的是相遇了現在是敝社最大客戶之一的某企業。在某個燒肉店的宴會上,那間公司的社長只是剛好在隔壁用餐,高岡雖然只在幾年前有過一面之緣卻向他打招呼「是○○社長嗎?我是高岡」,因而開始生意上的往來,高岡的銷售天線就是如此靈敏。我們只是一如往常的醉了在那裡邊吵鬧邊吃著燒肉,「我過去一下」高岡就去搭話銷售了,像這樣高岡是以和社長打招呼為第一優先順序而採取行動。進入Regions意謂要能夠銷售,至今這仍為第一要件。提起自己是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雖然聽起來風光,但必須要好好鍛鍊自己的技能,即使是從外資系顧問大企業來的也一樣。這麼說來,我想唯一不變的就是営業魂。

每週1次的會議,每月1次的聚餐,每年1次的合宿…。是如何連繫每個世代?

福澤: 對於從沒改變過的營業魂,去年應屆畢業生入社的寺島是怎麼想的呢?

寺島: 對我而言,提升業績是第一優先。只是如何提升業績的過程,從福澤先生得到建議或和大家討論,整體感覺是相當活潑的,而這不是從以前就是如此,聽了今天的內容才了解到大家是一點一滴的在改變。以前有聽過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是門個人生意,在達成任務前有許多部分是由自己去單打獨鬥,但也必須互相扶持才能以一個團隊面臨挑戰。例如年輕社員每週會集合一次,和前輩社員或福澤先生開會,並不是所有事情都必須由自己單肩扛起而感到安心。

福澤: 我們並不會放任不管。有負責教育的人存在,不管是誰都可以放心詢問,社內的風氣是互相流通的。以往有三位的應屆畢業生入社,但從沒有因無謂的人際關係而煩惱。例如來自職場女性老手的欺負,或是來自上司的職權騷擾。無須為這種浪費時間的事情而煩惱,是能向接下來入社的人約定的,若有這樣的煩惱的話,直接向那個人直說就好,「剛剛那個是職權騷擾喔」(笑)。

寺島: 沒有在其他公司工作的經驗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從大學時代的朋友有聽說一些,那時會感覺Regions並不是這樣。有甚麼不清楚或在意的事情,是可以馬上商量的環境。

福澤: 若能夠這樣想的話就好了。

寺島: 是真的這麼想的。像是去年9月的二世古合宿也非常開心,包含社員旅行的目的,集合了北海道、東北和北關東的社員。一剛開始從盡情笑忘卻一切為主題,第一天進行了「R-1大賽」的搞笑對決和聯歡會。隔天從早上8點到傍晚5點半,徹底進行営業、Philosophy及高岡先生的願景分享等的研修,成為了提升社員之間溝通品質的大好機會。

福澤: 在社內所舉行每月1次的聚餐也總是很開心,會進行大採購帶進辦公室裡。另外也會很常去喝酒,對於彼此私底下的事情也非常清楚。

寺島: 從許多機會當中得到前輩的指導,學習到很多重要的事情。

福澤: 我們的工作在為人與企業中牽線的過程當中會花許多時間,再加上轉職是對人生非常重要的一環,從企業收取的金額也不便宜。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人和企業間的媒合不容易順利進行,也無法簡單的得到結果。轉職希望者應徵後到真正媒合成功的機率是15%~20%,這樣來看失敗的機會比較多,正因為如此其中是需要知識與訣竅的。那是經驗豐富的老手所擁有,將此傳授給年輕社員也是老將們的工作,而年輕社員也必須從老將們身上學習訣竅或精神。也有這方面的考量,所以認為各世代間的溝通是相當重要的。我們自己本身也必須學習溝通的能力。

寺島: 我也這麼認為。

福澤: 若有喜歡冷漠的人際關係,那個人既不適合這份工作也不適合Regions,因為我們工作本身是帶有相當的人情味的。必須要能讓人打開心胸並聆聽對方的轉職理由,而其中將有許多不安或不滿等情感上的情緒產生,也必須全面接受,若是冷漠的態度是無法勝任的,必須是對人有興趣或喜歡與人相處。另外不擅長自我表露,或不喜歡參加社員旅行和聚餐的人,我認為也不適合我們公司。坦白說,這可能不符合現在世代的潮流,但仍期盼跟我們一樣認為這樣密切關係是好事的人,能成為我們的夥伴。

寺島: 我仍記得福澤先生也有跟我說過這些,若不帶感情去做的話,無法媒合成功也無法連結業績。

福澤: 那是因為我們也必須看到人不願意面對的部分,必須抱持相對應的覺悟。

寺島: 工作對我來說都很困難,因為是對人的工作。這樣做了之後就會有這樣的結果,我們的工作當中是沒有這樣的邏輯的。對於轉職希望者而言,必須問出其心中真正的想法,但完全因人而異。若只聽表面的話就進行媒合必定將不合而辭職,這不是能決定做到這裡就好的工作。無論是社長、轉職希望者或公司的前輩和夥伴,不進行從心出發的溝通就無法構築信賴關係也無法構成工作。為了提升自己的技能,而請福澤先生幫忙鍛鍊,自己也努力的奮鬥當中。但其中學習到的如何與人建立信賴關係、溝通的方式等,也能活用在自己的人生當中。

福澤: 這是份若沒有底定「自己的理想像」就會覺得無聊的工作,有許多費力和吃苦的地方,沒有「理想像」就會隨波逐流。相反的若有堅定的想法會變得堅強,結果也會隨之而來。即使是22歳左右應屆畢業生的社員也會單刀直入的問說「理想像」到底是甚麼。而應屆畢業生入社的社員都會說,正因為每天累積這樣的經驗自己的成長速度迅速,看到進入其他公司的大學時代的朋友會覺得還像小孩子。我認為寺島小姐也開始擁有自己的「理想像」,非常期待你接下來的成長。

寺島: 謝謝。我會努力的!!

© 2018 REGION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