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NE WHO PLAYS “REGIONS”LIVES AS A GLOBAL MAN.

RECRUIT
採用情報

INTERVIEW vol.2

社員對談:東北分公司・大石豊 × 北關東分公司・渡辺恵
赤裸裸的告白。從工作意義到各種辛酸苦辣。所謂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的工作本質究竟為何??

能夠體現Regions事業本身的,是連繫企業及轉職期望者之間的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只要有一名優秀的人才加入,公司就會有所改變」能夠實現這樣想法的,也正是因為獨自橫跨「営業・職涯諮詢(Career Consulting)・人才雇用(Recruiting)」的三大領域才有辦法做到。這份工作的真正意義、價值及辛苦等,嚴峻卻帶有魅力的本質,將由在東北持續活躍了6年半的大石,以及在北關東作為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1年半的渡辺詳盡道來。
※訪問日 2018年1月10日

大石 豊

東北分公司 分公司負責人代理
2011年8月入社

過去曾在知名法律相關書籍出版社、株式会社Recruit、山形的老字號旅館工作。經歷東日本大震災,為了東北地區而想要活用過去經驗為目的,開始從事Regions的東北事業推進。興趣是慢跑、瘦身、音樂。

渡辺 恵

北關東分公司 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
2015年6月入社

大學時代曾到泰國語言留學1年。經歷株式会社HIS、栃木県内的醫療法人企業後,加入Regions。興趣是歌唱、登山、馬拉松。

所謂的「雙刀流(兩手Model)」是能看見看不到的事物、富有創意的工作

渡辺: 在人才介紹業界裡,有將負責企業方的「RA(Recruiting Advisor、営業)」和負責轉職候補者的「CA(Career Advisor)」分屬於不同部署的『單刀流』。但Regions則是一個人的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擔當上述兩方面的工作,以『雙刀流(兩手Model)』進行我們的事業。大石先生是如何解讀這所謂的「雙刀流(兩手Model)」呢?

大石: 雖然有各種說法,但我認為所謂的「雙刀流(兩手Model)」是能看見無論企業或候補者都看不到的事物的工作。通常會說,能理解企業和候補者雙方的想法才有辦法做出好的媒合,但就個人而言這樣的說明是完全不夠的。實際上並非如此,所謂的用雙手去做應該是指,以候補者角度發想不為企業所知的事情,甚至連候補者本身都不知道的事情,以企業方以及比候補者更了解的角度進行發想,是能看見雙方都看不到的事物、富有創意的工作,我是這樣定義所謂的「雙刀流(兩手Model)」。

渡辺: 雙方都看不到的事物是指甚麼呢?

大石: 一般來說熟知企業的負責人和候補者見面,正因為熟知企業而談話中能富有說服力,就企業方而言也正因為熟知候補者也才能做出富有氣魄的說明。但在這之中,有連企業或候補者本身也不知道的事情,這部分的說明有些困難,但就是在雙方的談話當中沒有以言語表達出來的東西。而當有一個人介入其中並將其化為言語「是不是這樣的事情呢?」時,在兩方之間就有甚麼東西隨之而生。

渡辺: 自己雖然還沒有到達那樣的境界,但能真實感受到那樣的境界就是所謂的「(雙刀流)兩手Mode」。自己也務必想變成那樣,就大石先生的過去經驗有沒有甚麼具體的事例呢?

大石: 讓我想想…,像是看似沒有需求的地方也有可能存在著需求。例如常常和某位社長對話,非常了解社長的個性與性格,也清楚那間公司在各個層次尚不足的地方。當時剛好遇見那間公司所沒有想像到的人物,那位女性在東京的IT企業工作,隸屬於兼具總務及人事的管理部門,工作是接受社長的特別命令去潛入各部署,將那裡所發生的事情向社長報告。個性非常爽朗、和人沒有任何距離感,遇到人能夠馬上和人建立起關係。遇到她時馬上就想到剛剛提到的那間公司,原因是我去公司拜訪時從接待前台到和社長見面間的動線、社長或員工間談話等,觀察出這間公司本質上欠缺的東西,是在組職圖上所沒有顯現的充滿溫情的人間力,也就是說這間公司是需要能夠連繫個人或組織之間的人。

渡辺: 原來如此…

大石: 其實那間公司只有委託我們尋找IT工程師,但那時將前面那位候補者的事情向社長做出提案「社長,在貴公司所發生的問題本質在於此,應該能透過像她的人才解決,不是嗎?」一剛開始社長不太能理解,但試著面試一次後的結果是「無論如何要雇用這位人才,我會做出相對應的職缺給她」。

渡辺: 好厲害。

大石: 她加入公司後才沒幾個月,現在像是社長秘書的角色,努力打破各個部署間的疆界,到處聆聽員工的心聲進而建立好關係,扮演著帶動氣氛的角色,我認為她有實現為了公司成長而所需的職責。能有那樣的靈感當然部分來自於候補者本身的個性,也有因為直接和她見面而能得到的感覺和親身感受到公司氛圍的多次經驗,若不知道兩方的事情的話是無法有這樣的發想的。

渡辺: 這是表示為了那個企業的成長,從平常就總是思考其本質上的真正所需嗎?

大石: 的確如此,但最重要的是到那間公司直接感受其中的氛圍,以及不錯過社長口中說出的話語及語氣。我的職責就是去將不同空間的氛圍把他連繫起來的感覺,這方面和以邏輯去工作的人是不一樣的。為了能夠做到那程度,與其說是需要職涯諮詢(Career Consulting)的技能,而是必須關注眼前的對象是誰、圍繞著怎樣的氛圍,將所感受到的公司全部灌入自己的體內,而透過我的身體融會貫通後所得出的東西若能以媒合的方式呈現會非常開心。身為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所被要求的営業、職涯諮詢(Career Consulting)、人才雇用(Recruiting)等綜合在一起時,對我來說就會變成這樣。

渡辺: 我是2016年7月開始獨立為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至今過了1年半,営業、職涯諮詢(Career Consulting)、人才雇用(Recruiting)等三大技能還有許多不足的地方,聽了大石先生的談話,直覺感受到那就是我應該朝向的方向。雖然完全還做不到發掘出未被言語化的事物,但若能達到那境界的話工作將變得更有趣,這才將成為工作中最大的意義所在。不是誰都可以做的工作,是自己親自到現場得知的情報後而構成的媒合。在Regions理發揮這三大技能的方式因人而異,但我想要朝著大石先生的方式努力。

大石: 我認為這份工作是介紹自己熟知的人互相認識,這是最純粹應有的姿態,越是能做到那樣的境界就能達成好的媒合。因此實際上去和人見面、擴展人脈、持續尋找,而從那裡間接連結到雇用・應徵。我認為以肉搏戰的方式,從自己的人脈找尋自己想協助雇用的企業和轉職期望者才是理想的樣貌。

渡辺: 因此不是機械性的單純以條件和條件去媒合每個人,在那之間的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是有其真正的存在意義。

大石: 若單純以條件和條件的媒合的話,我們是無法贏過同業大公司的體制的。因為是工作必須考慮到業績,但自己更重視「對自己而已這是否一份有趣的工作」。再加上介紹自己找到的人給自己找到的公司,成本為零,毛利是100%,對公司來說是非常好的。

理解對方最根源的價值觀。那是和經營者或候補者建立信賴關係的第一步

大石: 渡辺小姐在和社長構築信賴關係時有甚麼講究嗎?

渡辺: 其實我不太擅長和社長構築信賴關係…,總是覺得沒辦法和社長位於同一角度思考,現在正為此煩惱。。

大石: 那是為甚麼呢?

渡辺: 由於前一份工作是人事,總是無法逃脫以此立場去思考事物,反而比較擅長和人事擔當或公司的第二把交椅的人溝通或交涉。但若不和經營者談話的話,就無法得到大石先生所說的感覺,不以經營者的角度去談話也無法得到任何靈感或發想。想要正面迎戰自己這方面的弱點,也想從現在開始學習,大石先生都是如何和社長建立信賴關係的呢?

大石: 首先一起去喝酒(笑),還有另一個是和候補者見面時,完全以同一個模式進行談話。我們學習到職涯諮詢(Career Consulting)相關的理論,也每天鍛鍊如何在短時間內挖掘並理解對方最根源的價值觀。就和運動的練習一樣,從日常生活開始,為了理解對方,例如以系統化的「技術」去練習如何不錯過對方任何心情上動搖的會話方式。一般來說是不會這樣練習的,但這個技能除了轉職者以外也能運用於經營者身上。這一瞬間表情黯淡了一下,這個用詞重複了好幾次,為何這時候吞了口水等不錯過這樣任何時刻,抓住那個時機去詢問「怎麼了嗎?」「有沒有甚麼困擾的事情?」。因此不覺得和經營者的商談為商談,我認為是在面談。依照這樣去做的話,社長自然而然的會釋出好意,也會產生平常不會說的對話。接著工作的內容大約只佔一小時後半段的2~3分鐘,然後就會說「等等去喝酒吧?」(笑)。

渡辺: 真不愧是大石先生(笑)。相反來說,在和轉職期望者建立信賴關係時所重視的事情是甚麼呢?

大石: 不說謊、不說漂亮話。例如對於「年收高、穩定的大企業」的期望條件,覺得是較難實現的候補者時,會直接跟他說「那可能會有些困難?」,當然會好好思考傳達方式。有時會因此帶給對方不好的感受,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對於眼前的人會問想問的問題,也會直說想說的話,但是不好聽的話,坦白說大概都能傳達出去。本應要更多思考的,但個人而言不擅長去潤飾自己的語言,反而直說能取得較多的信賴。

渡辺: 還有其他的嗎?

大石: 不想做制式化的對應。每個人在根源的價值觀是不一樣的,對他的表現或傳達方式也會有所改變。

渡辺: 我的話,和轉職期望者對談時是以職涯諮詢(Career Consulting)的理論為基底,但最重視的是對於那個人的興趣及關心,若沒有這個為前提的話工作將不會有趣,當然跟原本就很喜歡觀察每個人的習慣也有關。聽了人的各種事情或其背後的價值觀,會放入自己的盒子裡去想這個人原來是這樣的感受或想法。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的工作是能接觸到對方的價值觀,我認為是否有興趣和關心是最重要的。想要更活用職涯諮詢(Career Consulting)相關知識和技能去努力,另外還有像大石先生所說的,最近開始也盡量不逃避、難以說出的話也要說出口,雖然還是很困難。

將自己的心時常維持在敏感狀態。吞下淚水般的悔意。生活和工作的一致化。

渡辺: 大石先生為了提高自我層次平常都做些甚麼事情呢?

大石: 持續學習是理所當然的事,另外我從小的時候就很喜歡音樂。我認為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所需要的是像音樂、電影、戀愛這樣的東西,對象是甚麼都沒關係,提升對一件事物的興趣・關心度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常常會和年輕社員說「要多多戀愛!」,忘我的投入一件事是很重要的,為了能敏感的察覺對方的心情背後複雜的情緒,自己的心也必須變得更加纖細。

渡辺: 非常有同感。

大石: 回首人生總有起伏,但無論是成功體驗或失敗體驗,全都對於工作有所幫助,不存在沒有用的事情。就這層意思而言,是非常棒的工作,但同時也認為不時常感動是不行的,重要的是感情的振幅,隨時讓自己的心處於敏感的狀態。我認為自己是非常狂熱的人,盡量不將自己的心鎖起來,換個說法,我想讓自己維持在幼稚的大人的狀態,從國中二年級以來就患了中二病(笑)。

渡辺: 我也盡量擴大自己感情的振幅,是因為在工作上面對的候補者有各式各樣的人,從很開朗到「聽不到您的聲音」這樣安靜的候補者也有,無論甚麼樣的情緒這邊都必須謹慎的抓住。在Regions,時而學習經營哲學,或舉行夥伴彼此互相指摘「優點」的研修,也有幾天被森林圍繞與外隔絕、好好面對自己的研修等…有許多可以豐富心靈的機會。以此為契機,也能好好的整理自己的心情,然後再次客觀的看待自己,重新訂立「想成為這樣的人」的方向而繼續生活。非常感謝公司能有這樣的機會,但同時也有覺得「這好難啊」的地方…。大石先生在做這份工作時,有沒有覺得「好困難啊」「不太能夠順利的對應」的地方嗎?

大石: 剛剛有說到「想維持在幼稚的大人的狀態」,但儘管如此身為人必須要成長、持續進化才行。要汲取更多知識,也要加強自己的人間力,不這樣的話是無法為了經營者或身為經營幹部候補的轉職期望者持續發揮自我價值的。這點是辛苦的地方,也有時候自己的想法是無法和對方達成共識的。無法讓企業方雇用我們的業績就是零,也無法成立任何生意,這種時候就很艱苦。

渡辺: 的確也是。Regions是少人數的創業型企業,無法停滯不前,我認為是必須持續挑戰新的事物的,即不能抱持著維持現狀就好的感覺。自己也必須持續變化,更加吸收各種知識進而引起變革才行,自己能感受到這樣的壓力。但要好好做好這門生意和事業,就必須重視「有趣嗎・不有趣嗎」,但同時也感受到要拿出成果的焦急

大石: 說到底我們無法決定任何事情,無論到甚麼地步。決定入社的是候補者,決定雇用的是企業,我們到哪裡能做的就只是做好到結局前的鋪陳。但正因為自己無法決定最後的結局,更能替對方著想多做我們能做的,那就是有趣的地方也是艱辛的地方,雖然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被背叛了。

渡辺: 那時就只能默默吞下淚水,應該說常常有這樣的事情吧,大概有8成左右。

大石: 是不容易保持心情平静的辛苦工作,是吧?

渡辺: 心情總是充滿騷動。

大石: 因此若遇到有人說想成為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都會覺得「真的嗎??你認真??」。會有這樣的反應吧?

渡辺: 因為既沒有終點,也沒有喘口氣的時間吧。大石先生都怎麼樣讓自己休息呢?

大石: 也只能在工作上盡量放鬆自己的心情,如果這個案件能成功的話就好了。曾被師父輩的人說「開始這份工作就等同於放棄自己的基本人權」,現在想起來覺得那是真理沒錯。大概站在這業界頂端的人就是以這樣的感覺在工作吧,不是消極的看待「失去人權」,而是將生活和工作完全一致化,如此在工作上也會得到神助。

渡辺: 大石先生剛剛所提到的,將自己的朋友介紹給自己的朋友,就是原本這工作應有的狀態沒錯吧。

大石: 所以才會有所感動,因為日常生活和工作是緊密的連結著。相反的對於以星期一~星期五9時~17時的感覺在工作的人就會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

在Regions的工作價值。正因為是自由發揮的公司,追求更自由!

大石: 你覺得在Regions這間公司工作的有趣之處和價值為何呢?

渡辺: 由於我是在宇都宮工作,話題將圍繞在栃木,但大企業的競爭對手開始進軍栃木,Regions是沒有任何的知名度,沒辦法依賴所謂的名氣,是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去開拓、取得信賴的狀況。當初遇到很多困難,真的很辛苦,客戶會問說「滿可疑的?總公司竟然在北海道?」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始我們的事業,但也因為歷經這些過程反而成為自己的力量。還有覺得進到這間公司很好的地方在於,自由。每個人有自我的裁量權,但這也是好壞一體兩面,對於有想要做的事情會覺得很有魅力,相反的若對於在這裡沒有想做的事情的人則會很痛苦。

大石: 傾向做單純作業或等待指示的人將不適合我們公司,也拿不出成果。

渡辺: 沒錯。那大石先生怎麼想呢?

大石: 我對於公司有甚麼想法總是有話直說,無論是社長或是誰,能夠接受我這點的部分真的非常感謝。而具體來說覺得很好的是每個人都很「認真」,不但經營者本身很認真,大家也都很認真的想要改變這世界,認真的為當地的事情著想。但老實說希望大家能再更肆無忌憚一些,再更自由的放手去做,因為難得來到願意讓我們做的公司環境。另外還有一個優點是大家能不帶自負的情緒表現自己的想法,反而若不表現自己的想法在這間公司會被問「你到底來這裡幹嘛?」。這部分有好也有難熬的地方,或許就是這樣的部分吧。

© 2018 REGION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