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NE WHO PLAYS “REGIONS”LIVES AS A GLOBAL MAN.

RECRUIT
採用情報

INTERVIEW vol.3

社員對談:全球事業部的第一人成員・陳華儀 × 來自利物浦的新入社員・Andrew Croft
全球事業所應摧毀的「高牆」。在那之後所預見的人・企業・世界的可能性為何??

從2017年開始的新事業,那是介紹能成為地域企業在全球化或進軍海外的後盾「來自海外・上位大學・精通日文」人才的服務,初年度成功媒合8名的全球人才至地域企業。推動事業的2人皆為外國人社員,究竟兩人為何會想遠渡重洋到Regions工作、透過全球事業想實現怎樣的世界,將詳盡道來兩人的過去以及在Regions期待作出的未來。
※訪問日 2018年1月10日

陳 華儀

全球事業部 顧問(Consultant)
2016年11月入社

台灣・台南出身。國立中興大學畢業後,加入UNIQLO台灣。一直抱有想到日本工作的心情, 26歳時加入Regions。興趣是登山、瑜珈、跳舞、重訓、鋼琴、演唱會

Andrew Croft

全球事業部 顧問(Consultant)
2017年10月入社

英國・利物浦出身。國立雪菲爾大學畢業後、以應屆畢業生身分加入Regions,尚未習慣札幌的雪苦戰當中。興趣是足球觀賽、遊戲、善意黑客(White Hacker)

始動的全球事業部。正因為位於時代的先驅,苦難阻擋在眼前

陳: 在地方企業由於沒有會說外文的人才而對於跟海外做生意或進軍海外感到卻步,若能介紹精通日文的海外人才給他們,想必能引起重大的變革,Andrew覺得呢?

Croft: 我覺得正是如此。再加上日本現在面臨少子高齡化及地方人口減少,有很多無法順利採用到人才的企業,但若換個角度看向海外則有許多人才存在,應該能透過海外人才的採用補足國內人才不足的現象。

陳: 2017年為了找尋想在日本工作的海外人才,而和高岡社長前往澳洲、美國東海岸,接著到英國及德國,之後也和高岡社長兩個人到台灣。

Croft: 走了許多國家有甚麼發現嗎?

陳: 在海外有非常多希望到日本工作的人才,今年也預計3月前往台灣、5月到德國,之後再到美國和英國,飛到各國找尋「精通日文、想在日本工作的候補者」,回到日本後則持續開拓職缺。候補者是學生的話,理想狀態是能在畢業前成功媒合。

Croft: 隨著Regions企業網站的更新,將同步向全世界發信,相信將會增加許多來自海外的候補者,因此也必須獲得更多尋求海外人才的職缺,而隨著介紹企業實習的事業展開,也同時進行開拓這方面的機會首先以札幌為中心展開,每天都在拜訪當地的企業,接著也會到仙台和宇都宮進行開拓。

陳: Andrew去拜訪企業時,顧客總是會嚇一跳呢 (笑)。「這是第一次有英國人來到我們公司!」這樣。

Croft: 的確常常被這樣說(笑)。

陳: Andrew在拜訪企業時有感到甚麼辛苦的地方嗎?

Croft: 說到辛苦的地方,應該是就算對海外人才的採用感到興趣,優先順序也擺放在比較後面,而原因是來自於沒有採用過海外人才的經驗,就算採用也不知道應該交付甚麼工作,其他也有擔心申請簽證的問題。我認為替他們解決這個問題就是我們的職責。

陳: 沒有錯。企業還沒有辦法感受到海外展開事業或是採用海外人才的好處,明明存在著充滿成長欲望的候補者,卻沒有相對應的職缺可以介紹給他時,總是覺得很痛苦…。現在正處於有候補者,職缺卻不足夠的現狀,必須趕快努力去開拓,和日本人才採用需求的候補者不足是完全相反的現象。

Croft: 現狀是有進軍海外經驗的企業、正在考量是否進軍海外的企業、將來想要進軍海外的企業或者有和海外交易來往的企業,這樣看來是有商機存在,但也有不少企業認為「以正職人員採用還是有點困難…」。

陳: 進到採用這步將會更不安,而以經營課題的角度出發,就優先順序來說海外人才的採用還是擺放在後面。

Croft: 的確如此。所以我認為先從短期間的企業實習開始是個不錯的選擇。企業方可以藉此累積許多經驗,像是實際了解該如何讓海外人才加入公司、該如何整備教育體制、在公司內存在海外人才能發生怎樣的化學變化等,

陳: 有了這樣的累積,在採用海外人才時該交付怎麼樣的工作,就能有具體的想像,若舉辦實習的企業方也能多反覆嘗試就好了。

想在日本工作的心願。然後與Regions知遇

Croft: 陳小姐在加入Regions之前,是在台灣的UNIQLO工作嗎?

陳: 是的,大學畢業後就加入UNIQLO,理由在於從以前就抱持著想到日本工作的夢想,同時在大學畢業前進行了許多就職活動,但遲遲沒有得到去日本的工作機會。當時得知進軍台灣約第三年的UNIQLO正在招募儲備幹部,認為「將來有可能得到去日本的工作!」而應徵。

Croft: 原來如此。

陳: 應徵的另一個理由是認為將會有很多機會和顧客接觸,本身原本就非常喜歡與人相關的工作,也非常珍惜人與人之間原有的溫暖及互相關懷體諒,而UNIQLO也是很重視這點的公司,有所同感而決定加入。當時以儲備幹部身份入社的有80人,半年後升格為店長的僅有5人,而我是其中1人。作為店長的2年間,公司給予我許多機會去挑戰後,接著異動到自己原本期望的經營企劃變革中心的部門。

Croft: 在那裡是做甚麼樣的工作呢?

陳: 是透過人事或教育等引起公司的變革,進而帶動業績成長或推動同事教育的部門,是能透過教育去支援人們實現夢想的工作。無論是工作的人或是公司都能變得幸福,也能帶動業績成長,覺得那是最理想的狀態而自己提出要望。

Croft: 為什麼明明被交付如此重責大任的工作,卻決定離職並加入Regions呢?

陳: 加入Regions是2016年,進入26歳的年紀。在那之前發生了台南大地震或東北大地震等,這世界上會發生甚麼樣的事情是無從預測的,的確可以繼續在UNIQLO這樣的公司處於重要的職位上,做出更大規模的工作。但想重新回到初衷做自己最想做的事,這樣的心情非常強烈,想好好面對與完成「如果不做的話死的時候會後悔」的事情,而那就是想完成最初到日本工作的夢想。

Croft: 原來是這樣啊。那又是如何和Regions相遇的呢?

陳: 其實是個偶然,得知的契機是來自於高中的實習老師。那位老師和日本男性結婚,現在住在日本,剛好到仙台辦公室商量轉職,而當時Regions邀請他要不要做全球事業部的工作,但對於已婚並有小孩的她擔心無法負擔而拒絕。接著詢問她「那有沒有其他推薦的人呢?」,老師就將這件事po到Facebook上。

Croft: 而陳小姐就看到那則po文了?

陳: 是的,看到了之後馬上發訊息給老師「想要試試看這個機會…」。那時若沒有看Facebook應該就會錯過這個機會。

Croft: 也太巧合了!當時對於要在札幌工作沒有任何不安嗎?

陳: 之前有朋友在札幌,也聽她說過在這裡生活的相關事情,雖然只有來札幌旅行過三天,但幾乎沒有甚麼不安。硬要說的話,最大的不安就是怕錯過這個機會。Andrew又是怎麼和Regions相遇的呢?

Croft: 在大學時代曾到慶応義塾大學交換留學一年。一剛開始進入大學時還沒想過要到日本工作,而是透過交換留學實際體驗日本生活後,產生了想在這裡居住的心情,進而決定在大學畢業後要到日本就職。

陳: 我記得原本對日本產生興趣的原因是「音樂遊戲」吧?(笑)。

Croft: 沒錯,是高中時代玩過的「音樂遊戲」(笑)。那是使用日本音樂的線上遊戲,而和日本人成為朋友,但我不會說日文,對方的英文也不太通,由於不太能溝通而開始對日文產生興趣進而學習,越學越覺得有趣。那時候剛好正在煩惱大學要選甚麼科系,認為既然都學了那就好好的學好日文而選擇日文系,但沒想過自己大學畢業後會到札幌居住。

陳: 我們去了Andrew的母校舉辦了說明會,雖然Andrew沒來説明會,但收到我發的傳單而主動捎來聯絡。

Croft: 沒錯,以skype進行了1小時的面談,隔天就從陳小姐收到郵件說「我們想採用你…」,當時覺得「天啊!!」。

陳: 之後和來東京的Andrew直接見面和面試後,當下也決定了要加入我們公司。Andrew第一次來札幌,沒有感到驚訝的地方嗎??

Croft: 有比較習慣了,但對於雪量依舊覺得相當驚人,在街上走路時總是要小心步伐以防跌倒,那是在利物浦100年也不會有的雪量,要完全習慣可能要再花些時間。

陳: Andrew是為甚麼對於Regions的工作感興趣呢?

Croft: 對於諮詢顧問的工作原本就有興趣,顧客前來商量,接著向他提出課題解決的方法,從以前就想做做看這樣的工作。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是來自於親身體驗,之前我在英國積極進行許多日本國內的就職活動,但發現在日本工作的選項是有所限制的。再說就職的機會1年僅有數次,雖然有以住在外國的日本人留學生為對象舉辦的說明會,但對於我們在日本就職的選項幾乎只有英文老師。那時就思考到底原因何在,而開始覺得想為增加從海外到日本的就職機會與選項做出貢獻,想透過自己在Regions工作去改變這個現況。而陳小姐是被Regions的那個部分吸引了呢?

陳: 我也和Andrew有所同感。大學畢業時無法去日本的企業工作,而想要協助跟我有同樣「想在日本工作」心願的學生。另外過去做人事及育成的工作,幾乎是1對100、1對1000的規模,想著若是能夠更專注在每一個人的人生,進而協助找出符合每一個人性格的職涯的話那是最好也不過,而每個人都有所謂的強項‧弱項,想要盡全力提供能發揮其強項的舞台。另外還有一個想法是希望能幫助對於進軍海外遲遲無法踏出第一步的企業,想成為企業成長的後盾與力量。所以和Regions的相遇覺得是老天的安排。

有關全球事業的將來。目標是「工作本身是不存在國境的世界」

陳: Andrew想在全球事業部培育出怎樣的事業呢?以及透過這事業想實現怎樣的世界呢?

Croft: 做為Regions長期方針,是進軍各個不同的國家設立營業據點,在當地創造出「在自己想生活的地方工作」做出貢獻,特別是在先進國家,和日本同樣有人口集中於都市的現象,想在各個國家支援U・I-turn轉職到地方都市。另外在全球事業部裡想要更擴展視野,例如也想到東歐或北歐等國家開拓,接著想創造出無論住在世界哪個地方,只要想到日本就職就能實現的世界。

陳: 我也想實現「在想生活的地方盡情工作」的世界。在全球事業部裡,目標是協助實現想在日本工作的海外人才的期望,將來想要促成例如從日本到台灣、日本到美國等人口的流動,想創造出工作本身是不存在國境的世界。更進一步說明的話,像是從台灣到美國,想創造出只要在那裡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能到那裡工作的世界。另外全球事業部是能讓日本本身的流動變得更活性化,想帶給企業及人們更多的刺激,看著現在的日本好像變得比較少去描繪自己的夢想,希望能夠作出能畫出更廣大夢想藍圖的世界

迎接將來的夥伴。何謂在Regions工作,何謂在日本工作。

陳: 雖然Andrew在日本開始工作還沒幾個月,在Regions實際上工作的感想如何?

Croft: 我覺得工作環境非常的好,公司內完全沒有拘束感。制度方面也有彈性上班或在家工作等非常充實,認為能夠選擇自己的工作方式是很好的,還有正因為是中小企業而才有的一體感。但若說到是英國人無法想像的地方,則是對於會議很多感到驚嚇 (笑),並不是說會議很多不好,而是一開始覺得不可思議,現在已經習慣了。

陳: 我所感受到的是速度感。全球事業開始才過了一年多,或質或量事業本身都有了許多進化,覺得以這麼短的期間能作到如此覺得很佩服。

Croft: 你覺得理由是甚麼呢?

陳: 我想是因為和經營者的距離相當近的關係,從提案到下決定的判斷速度很快,然後不停重複計劃、實行及回顧的循環。還有另外一個是在Regions工作的毎一個人都非常認真,無論是對工作或是自己的人生。

Croft: 相反的有感到甚麼違和的地方嗎?

陳: 說到違和感,該說是甚麼呢,應該是若在台灣的話會更隨和些,對於禮儀不是相當計較。但在日本常常會有送客戶坐電梯時,會鞠躬到電梯門關起來,或是等到客戶的車離去後才能離開等,剛開始感受不到必要性,但仔細想想那其實是為了傳達對於對方的感謝。另外就是真心話和前情提要鋪陳的部分吧,台灣人的話大多一開始就會將自己所想的直接說出來,在這方面的溝通方式感到不太一樣。

Croft: 像是上位或下位也是日本獨特的文化呢(笑),日本有句俗諺是「入境隨俗」,若有決心要在日本工作,就必須學習記住對方在意的地方進而配合,但這其實滿難做到的。對了,若今天有夥伴要加全球事業部的話,陳小姐想和怎麼樣的人工作呢?

陳: 有關這點,應該是擁有無論對自己的人生或是他人的人生,都想要認真面對心情的人吧,還有無論是工作或私底下都想要充實自己、盡全力享受的人,以及對每個人有關懷及體諒、內心是很溫柔的人,最後是誠實不說謊不蒙混。Andrew覺得呢?

Croft: 我覺得是積極向前,最重要的是對日本充滿熱情和興趣的人,以及對於「在想工作的地方生活」的願景有所同感,另外也想增加來自海外的就業人口,想跟這樣的人一起工作。還有誠實並充滿想像力的人。也希望Regions能成為有各種國籍、背景的人一起工作的公司,因為我深信集結擁有各種價值觀的人,就有多様的意見互相交流,這樣的地方必能引起變革,所以希望能有來自各個國家的人加入。

陳: 那你覺得怎麼樣的人是和Regions完全合拍的呢?

Croft: 我認為是想做幫助人以及想為社會有所貢獻的工作的人,並能將此以全球視野思考的人應該是很適合這間公司。

陳: 無論對人們或企業,都想以自己的人生為這世界帶來影響的人,能夠由自己出發拿出行動、提出發想的人是適合Regions的。和Andrew第一次見面時,從Andrew身上就感受到這樣的元素。

Croft: 非常期待接下來能和怎麼樣的夥伴相遇。

© 2018 REGION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