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NE WHO PLAYS “REGIONS”LIVES AS A GLOBAL MAN.

RECRUIT
採用情報

INTERVIEW vol.4

社員對談:持有公認會計士資格的執行董事・佐藤照昭 × 外資系戰略顧問公司出身的執行董事・辻井樹
介紹“超越企業力的人才”的Regions,自身也以“超越企業力的人才”的力量推進自我成長

「只要有一個優秀的人才加入的話,公司就會有所變革」這是Regions所提供服務的根本想法。而這樣的Regions也透過“超越企業力的人才”的加入而實現了自身成長。究竟“超越企業力的人才”意指怎麼樣的人才,他們又是如何改變公司的,將由有名監査法人出身、持有公認會計士資格的佐藤,以及外資系戰略顧問公司出身的辻井,闡述從離開安逸之地轉職到Regions的理由、工作上感受到的意義以及今後的目標。
※訪問日 2017年12月28日

佐藤 照昭

執行董事 北關東分公司負責人
2009年11月入社

公認會計士。在監査法人工作3年7個月後,I-turn至沒有任何因緣的北海道。在Regions北海道總公司擔任管理部門全部業務,另身為職涯顧問從事轉職支援。現在為北關東分公司負責人

辻井 樹

執行董事 經營企劃擔當 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
2013年8月入社

一級建築士。經歷有名鋼鐵製造業裡不動産部門的商品企劃及專案管理後,轉職到外資系顧問企業,身為戰略顧問從事多種領域的諮詢。2013年,U-turn回到出生的故鄉札幌。

年紀輕輕即入手艱難的資格,進入家喻戶曉的有名大企業。曾在東京叱咤風雲般的工作

佐藤: 我出生於神奈川縣横浜市,畢業於當地的小學、國中和高中後,進入神奈川大學,那是離家最近的大學。而在大學3年級時通過公認會計士考試。

辻井: 我記得佐藤先生是日本公認會計士歴史當中,近乎最年少通過考試的人是吧?

佐藤: 雖然不是最年少但實質上是以最年少學年而通過考試。只要取得資格,就能一邊上大學一邊在監査法人工作,以類似兼職社員的方式。原本預計在當時4大監査法人的其中一間工作,而我預計入社的監察法人當時發生做假帳的風波,但抱持著發生這樣的事情公司應該會有所改變的想法,大學畢業後進入該公司工作。但在那年的6月,入社經過3個月面臨公司解散,之後到了京都監査法人工作,雖然總公司在京都但我在東京辦公室工作,結果包含大學時代在監察法人總共做了3年7個月。

辻井: 佐藤先生當時為何會以公認會計士為目標呢?

佐藤: 原本對自己是有所自信的,但大學時是選擇離家近的神奈川大學,開始出現「這樣下去不行!必須要有能夠證明自己實力的東西」的焦躁,而目標考上公認會計士。而為何是以公認會計士為目標,是因為父母親原本就是自己開公司而對經營產生興趣,以及思考在那個領域位於最高峰的資格・職種就是公認會計士了。辻井先生是出生於札幌吧?

辻井: 沒錯,就是在Regions附近的醫院出生的(笑)。在上了道内的國立大學附屬小學校・國中後,升學至札幌北高中。小時候夢想成為建築家而找尋有建築科系的大學,沒有多想就選擇離家近的北海道大學升學。入學時原本想到裝潢設計的公司工作,爾後覺得與其到設計事務所工作不如到到製造業等有名大企業工作,而對有名製鋼製造業的建築部門感興趣,在那裡工作了8年。

佐藤: 在那裡做甚麼樣的工作呢?

辻井: 鋼鐵製造業擁有很大片的土地,主要是想辦法如何活用那些土地進行新的投資、運用買下的土地建築物、開發土地的附加價值進而賣掉等,在不動産事業裡主要擔當商品企劃或專案推進。其實我在25歳就取得一級建築士的資格,雖然現在只剩一張紙面而已(笑)。

佐藤: 那時沒有想過要去東京的大學嗎?

辻井: 算是有想過,但那時沒有想太多,覺得選擇學費便宜、也有很多當地的朋友考上北大,就決定到北海道大學。

佐藤: 總是活在那一瞬間呢。

辻井: 現在或是也是如此(笑)。在東京工作的8年遇到了雷曼兄弟金融危機事件,公司決定撤退不動産部門而被合併回母公司,原本就覺得在大企業無法如自己所願的成長,以及對鋼鐵或工程領域的工作沒有興趣,決定選擇去「能鍛鍊自己的環境」工作,而轉職到比哪裡都還要嚴苛的波士頓顧問集團,工作約3年。

兩人是如何知遇Regions進而決定轉職。在那竟然有意想不到的情節…

辻井: 是說佐藤先生辭掉前份工作後是如何得知Regions的呢?

佐藤: 是透過rikunabi NEXT,也就是Recruit公司所營運的轉職網站知道的。

辻井: 竟然(爆笑)。

佐藤: 轉職理由是因為想近距離和經營層工作。公認會計士的工作本身很充實,但於每個年度結束後,和客戶的談話是對既成過去的事情進行討論,感覺不到是幫助公司一同做出未來,進而發現自己是想與經營者近距離的工作,若一直在監査法人的話是無法成為實現自己目標的捷徑。

辻井: 當時沒有自己創業的選擇嗎?

佐藤: 有想過但沒有去實現,現在想起來會覺得是由於當時還沒有自信,因為也沒有銷售的相關經驗。監査法人是特殊的業界,但回到一般社會時是否能通用也沒有信心,在躊躇不前的時候就放棄了自己創業。

辻井: 因此而看了rikunabi NEXT (笑)。那為什麼會對Regions產生興趣呢?

佐藤: 在許多應徵廣告裡面,有一個很小且完全沒聽過名字的公司,那是間在北海道僅有2人的公司,與其他鼎鼎有名的公司並列刊登他們的廣告,覺得好像滿有趣的公司進而應徵。

辻井: 若考量在那之前佐藤先生的經歷,是個很極端的選擇。那時對事業内容有抱持興趣嗎?

佐藤: 那時也許還沒有。因為有想過要自己創業,比起事業内容對於位於成長階段的公司本身更感興趣,當時想要嘗嘗將公司壯大的滋味。而在自己心中也不想要走「一般」的路,離開監査法人後到上櫃企業擔任會計就是再一般也不過的選擇,因此特地選擇了營業、特地選擇了創業階段的公司、特地選擇了北海道。

辻井: 所謂的不想走一般的路,覺得很像是佐藤先生的風格。我的話是獨生子,父母親都在札幌,也都上了一定年紀,那時覺得若能住在他們附近的話就能夠盡孝。剛好也有了小孩,開始懂得做父母親的心情,剛好發生父母親住院的事情,就決定自己要回到札幌,再加上是到Regions。在Google上以「札幌・轉職」的關鍵字搜尋後,第4個出現的就是Regions(笑)。那時覺得「這是甚麼公司啊?」而登錄為轉職期望者,這是在2012年末~2013年初的事情。

佐藤: 以外資系顧問企業的下一個職涯,算是很罕見的選擇吧?

辻井: 是啊,當時在波士頓顧問集團的工作經驗,不是到同業界其他公司、有名公司的幹部職位,或是創業、當大學老師或公務員等,那時候的同事幾乎都轉職到「家喻戶曉的有名企業」當經營幹部,管理幾百人的組織。而我轉職的時候,Regions是只有12人的公司,周遭的人都擔心「你真的沒問題嗎??」。而我想要將這間公司打造成是對於社會有存在價值,可以的話變成有知名度的公司,以社會貢獻度和強烈的存在感,追趕上當時在有名企業活躍的同事們,正因為在這部分感到有趣而決定加入。

佐藤: 最初是以轉職期望者登錄,最後卻到這裡工作呢。

辻井: 那時被擔當的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說,在札幌並沒有能滿足你期望的公司。接著就在看Regions的網站時,發現了高岡社長的部落格,那時候覺得為甚麼一直寫拉麵的事,另一方面又覺得「這社長感覺滿有趣的」(笑)。

佐藤: 被高岡的魅力吸引了嗎?

辻井: 當然高岡個人的魅力也有,像這樣的人所經營的公司的話,應該會集結有趣及優秀的人。在這間公司的話,應該可以做些甚麼有趣的事,或許能在北海道有甚麼突破。而那時候向職涯顧問(Career Consultant)的人傳達「我對你們公司有興趣」而進行了面試。

佐藤: 我們是在第3次的面試當中見面的呢。

辻井: 沒錯,那時候是2013年5月。在那之後約3個禮拜都沒有連絡,就在差點遺忘的時候,在看牙醫的時候接到高岡的電話說「務必希望你成為我們的夥伴…」,當場立馬回答「我要去!」。佐藤先生是甚麼時候入社的呢…?

佐藤: 我是2009年11月入社的,但其實一開始是採用NG的結果。

辻井: 甚麼,是這樣的嗎??

佐藤: 被說「不是現在」,明明這邊已經處於失業很緊急的狀況(笑)。之後過了一下就接到「果然還是要採用你」的連絡。

辻井: 竟然說果然(笑)。

佐藤: 是後來才知道,當時擔任會計的海野懷孕了,雖然我是期望營業職,但希望能在她産休及育兒休假結束之前,能擔任包含會計等管理部門全部業務,等她回來後再從事營業職。相信當時高岡的腦海裡應該是在考慮這件事。

各自入社後的日子。建立新營業據點,從事業繼承的協助、來自北海道廳的委託事業到構築人事制度

辻井: 入社之後沒有工作動機低落的時候嗎?

佐藤: 不曾有過,因為變化過於激烈,每天都面臨不一樣的狀況而感到非常有趣。擔任會計時曾遇到公司差點就面臨資金短缺「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等到擔當會計的女性回來後終於開始原本期望的營業職。從進軍東北開始公司產生許多變化,也有1年之後業績翻為4倍的年代。

辻井: 接著是2012年4月開始在宇都宮工作。

佐藤: 是的,公司本身進軍福島,之後發生震災而從福島撤退,到隔壁縣的宮城和栃木以包夾的方式支援福島,因而在仙台和宇都宮設立據點,我從札幌到宇都宮合流的就是那時候。辻井先生入社後是怎麼過的呢?

辻井: 入社時僅是一名小卒,每天持續打電話、寄送職缺介紹郵件,以及其回信的對應、後補者的面談等。到35歳完全沒有営業相關經驗老實說非常痛苦,為了解悶而開始下載公司過去的實績進而分析,沒有被誰委託就是自己想做(笑)。在営業部分初年度為未達成,第2年除了營業以外開始著手於業務以外的事情,例如為了讓公司更好而提出建言,提供了在經營場合上的議論內容。但主要的工作還是營業和職涯諮詢,要在公司得到認同就只能留下営業成果,因此雖然第2年的2014年未能達成目標數字,總而言之每天幾乎到深夜1點左右,拼了命的工作,那時候應該是最努力工作的時候,是每天打著電腦就睡著,早上也是抱著電腦起床,順帶一提那時候不是被逼迫的而是自己喜歡且想做才做的(笑)。

佐藤: 那時候常常在奇怪的時間收到你的郵件呢(笑)。從有名的顧問公司來,拼命做自己不習慣的營業卻無法達成目標,沒有感到挫折感嗎?

辻井: 說沒有的話是騙人的,但能持續做過來也是因為不想輸,坦白說在Regions的夥伴都是非常卓越的営業專業人士,會輸給他們是理所當然的。那時才剛入社,以前也從來沒做過營業,但總有一天一定要贏過前份工作的同事,這樣的心情非常強烈,而要達成這目標的第一步就是要在這間公司獲得認可。原本是以3年為計劃,但從第2年開始就達成了営業目標。

佐藤: 達成目標時應該很開心吧?

辻井: 其實還好(笑)。常常會被周遭的人吐槽說對於工作太不放感情(笑)。2016年成為公司的TOP sales,刷新創業以來的數字。與其說是我的成果,其實是受到很多來自社內以Partner稱呼的業務助理的協助,這一年自己參與來自北海道廳的委託事業的工作,以及公司的人事制度整備。佐藤先生也從很早開始就準備事業繼承的問題了吧?

佐藤: 地域企業的經營者,有6~7成都是70歳以上,無論哪個公司都很煩惱繼承者的問題。其中有一半都是由兒子進行繼承,剩下的則苦惱於沒有人可以繼承,而我就想到了這部分可以透過人才介紹協助他們。剛開始本來是想和會計事務所合作進行,當時擔任會計時就想從會計事務所周邊著手,但經由會計事務所的案件實在太少,而是從平常的營業當中發現這樣的需求。不只是協助找到繼承者,而是幫忙找尋兒子等繼承者的左右手,我認為這才是Regions的強項。

辻井: 具體來說有甚麼事例呢?

佐藤: 舉例來說,有一間在栃木縣的集團公司,社長約70歳,身為繼承者的兒子約40歳,為了能夠讓事業繼承更為順利,因而介紹了一位經驗豐富的50世代後半、作為溝通銜接者的角色入社。

辻井: 我本身除了營業的工作以外,還參與解決了人事制度設計等Regions本身的經營課題。最初是規劃全社研修、集合全員召開讀書會或決定議論主題以尋求公司必要的意思決定,也作了經營數字的分析。如同剛有提到的也得到了來自北海道道廳的委託事業。雖然是由北海道所主辦的U・I-turn事業,當時也和北海道新聞社合作,透過此事業也提升了Regions的知名度。

兩位優秀的「超越企業力的人才」,為Regions帶來的是??

佐藤: 這個對談的主題是說我們是超越企業力的人才…的樣子,辻井先生覺得怎麼樣呢?

辻井: 客観來說的話的確如此不是嗎(笑)。坦白說到底為甚麼佐藤先生選擇了Regions?

佐藤: 純粹是覺得有興趣、感覺好像很有趣。

辻井: 我也是一樣直觀的想法,好像很有趣這樣。說不定若得到在北海道内家喻戶曉的公司的內定應該也不會去,因為與其如此不如去東京的大企業。在Regions能有許多挑戰真的是太好了。

佐藤: 沒錯,在這裡工作的意義就在於不會有大公司常發生的障礙而影響意思決定,其中的原因的確在規模・風土都有所影響,但關鍵是能在經營最高層的高岡身邊工作。若是大企業的話,中間會夾有2人、3人、4人等但這裡是沒有的,高岡本身就期望能聽到許多意見,而有時候是在喝酒會當中決定出重要事項(笑)。

辻井: 從我看來佐藤先生厲害的地方在於建立宇都宮的據點並讓其步上軌道的地方,在沒有其他成員的情況下闖入沒有任何因緣的地方開始事業,今年才第5年就擺脫過去的累積債務,其原因全在於佐藤先生花了很多時間去和客戶培養及建立信頼關係。另外在意思決定場合時發言總是非常冷靜並命中紅心,取得很好的平衡,連高岡先生本身若有猶豫時最後一定會尋求佐藤先生的意見。

佐藤: 因為我沒有甚麼感情上的起伏…,沒有甚麼很開心或很哀傷的情緒(笑)。反而從我的角度看辻井先生對公司的貢獻,從一開始作出PPT的資料,帶來的衝擊是很大的,例如從應徵者登錄來看的決定率是如何,原本就存在的數據卻誰也看不出來的數字,用可視的方式在我們面前呈現。

辻井: 從登錄之後的決定率也是以男女別及年齡等,進行系統化的數字呈現。

佐藤: 從辻井先生作出來的數字,進而作出社内的KPI,極端來說在那之前達成業績目標的方式就只有「總而言之加油!」。因為有辻井先生,公司第一次知道應該朝哪個方向努力,因而提升生產性也能作出下一步的預測。這是因為辻井先生的加入才產生的環境。

辻井: 原本是想總有一天會變成那樣的環境,但也許速度加快了許多。

佐藤: 我想也有受公司成長速度的影響。

辻井: 因為入社後2個禮拜內還算空閒,而拉出許多數字並基於興趣作出資料。

在Regions所感受到工作價值。接著迎向Regions下一個階段,兩人抱持的想法是?

辻井: 你覺得在Regions的工作價值是甚麼呢?

佐藤: 我覺得是不會有厭煩的時候,常有新的事情發生,而在那當中自己成為主角,由自己引起變革,過去是這樣反覆走過來的,我相信今後應該也是一樣。所以才能不滿足的持續想辦法,是很刺激的,而且也沒甚麼奇怪的規定。也有自己替公司的成長有所貢獻的實感,在不同層面上意謂著自己的意思決定將帶來公司全體相當大的影響。宇都宮以據點而言也是歷經許多艱苦,今後希望能帶來更多利益。辻井先生又是怎麼想的呢?

辻井: 這公司大多會讓自己放手去做可能讓公司有所成長的事情,無論自己或是公司都有許多挑戰的機會。在之前的公司是「所負擔的數字越大就代表對社會的影響力越大」的價值觀,例如將5兆円企業的成本降低至3000億円,在這裡沒有那樣的價值觀。是由自己創造出甚麼的感覺很強烈,但覺得自己的貢獻度和速度感都還不足夠,還沒辦法給4年半前入社的自己看現在的樣貌。

佐藤: 下一期全社的主題「變革(INNOVATION)」,將進入不拘泥於這10年來的常識,改變商業模式本身的轉換期,在今後的2、3年間業績翻為5倍・10倍都是有可能的。將再次進入由自己做出革新的階段,本身想要積極的參與。

辻井: 沒有錯,想重視的不是公司的規模感而是存在感,想成為在特定的領域中擁有壓倒性存在感的公司,例如要轉職到地方都市的話就想到「Regional Style」,在有此需求的人們當中,成為壓倒性擁有知名度・品牌力的公司。想要盡快將公司帶往那個目標。

© 2018 REGIONS, All Rights Reserved.